• 中國通遼網

    皮影藝人高秀芝:不想當網紅 只盼能傳承

    2020-09-23 來源:通遼日報

    一口道盡千古事,雙手舞動百萬兵。這是對皮影藝人技藝的生動描述。

    在開魯縣,就有這樣一位高人。她叫高秀芝,今年74歲,是內蒙古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開魯皮影戲的代表性傳承人。

    W020200827338776169212.jpg

    作為自治區非遺傳承人,高秀芝很驕傲。 

    皮影戲也叫影子戲、燈影戲、驢皮影,以獸皮或紙板做成人物剪影,在光源的照射下用隔亮布進行表演。它是集繪畫、雕刻、文學、音樂、燈光、表演于一體的綜合性民間藝術,鄉土氣息濃郁。

    “我的兒保宋朝,七郎八虎俱是英豪,邊關去鎮守,英名四海標,胡人見害怕,反叛見魂消……”雖是七旬老太,但高秀芝嗓音圓潤高亢,一招一式派頭十足。最近一段時間,人們經常能在公園、快手直播間一睹這位皮影藝人的風采。

    今天,就讓我們走近她,聽聽她和皮影戲深深淺淺的緣分、難以割舍的情緣。

    結緣,要追溯到孩童時期。

    W020200827338776308819.jpg

    高秀芝在展示雕刻精細的影人子

    高秀芝的伯父是吉林省四平市很有名氣的皮影藝人,每逢伯父演出,年幼的高秀芝便南北營子跟著跑,耳濡目染中,她漸漸喜歡上了皮影戲。跟著戲班子站在影棚子里學唱影、學擺影人子,她的鉆勁和靈氣,讓伯父看到了“后繼有人”的希望。在伯父的指導下,7歲時,高秀芝已能完整地唱下經典段子、登臺演出了。

    高秀芝在唱影方面的天賦,非但沒能博得母親的贊許,反而是強烈反對,認為女孩兒混在男人堆里唱影不像話。高秀芝10歲那年,全家舉家從四平搬到開魯縣,也是在這一年,她失去了摯愛雙親,與兄嫂相依為命。

    苦難日子里,是戲中一個個堅強的角色陪伴、鼓勵著她。高秀芝12歲時,伯父也去世了,老人臨終前把陪伴自己一生的影箱子留給了她,囑咐她把這門藝術傳承下去。14歲下地務農,15歲當上了婦女隊長,高秀芝只能在沒事兒的時候悄悄地擺弄擺弄影人子、干活的時候哼哼一曲。19歲結婚、生子后,婆婆的冷眼、丈夫的反對、世俗的偏見,唱影成為她遙不可及的夢。

    扎根心底的夢想,不能忘卻的囑托,隨著年齡的增長日益強烈。第3個孩子剛剛斷奶,高秀芝便不顧家人反對,正式投師學藝去了。這一年,高秀芝27歲。

    學唱影必須先認影卷,這對于只讀過一年半書的高秀芝來說太難了。一部影戲,幾本影卷,師傅告訴怎么念,她就怎么記,全靠死記硬背。念字唱影、學調聽板,高秀芝刻苦練習,連吃飯、走路時都不放過。

    3年時間里,曾經大字不識一籮筐的高秀芝,拿得起生、旦、凈、末、丑各個角色,唱得了五字錦、三頂七、七字歌賦、十字歌賦等不同唱法,吹、打、彈、拉、唱樣樣精通。上臺演出,她終于能掙到一整份子的“工資”了。

    W020200827338776369770.jpg

    部分影卷和影人子 

    可好景不長,后來又趕上文革,高秀芝和伯父留給她的一箱皮影險些在浩劫中遭難。

    文化大革命后,國家鼓勵“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高秀芝再次“出山”,組建了皮影戲班子,她和她的團隊走村串巷表演,深得鄉親們的歡迎和好評。但回到家里,等待她的卻是婆婆“好人不唱戲,唱戲沒好人”的冷嘲熱諷、丈夫的非打即罵。最終,倔強的高秀芝選擇了皮影,帶著3個孩子脫離了家庭。

    據了解,開魯皮影戲最早見諸于文字的記載為1925年。從1925年至20世紀90年代,開魯皮影戲幾經興衰,卻從未中斷。這和有高秀芝這樣一批“愛折騰”的皮影藝人不無關系。

    上個世紀90年代,隨著電影、電視的普及,皮影戲演出市場受到沖擊。曾經紅極一時的皮影戲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

    時間的腳步挪移到2006年,皮影戲被列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7年,開魯皮影戲被列為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60歲的高秀芝成為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皮影戲代表性傳承人。

    傳承下去的信念,支撐著這位花甲老人。20多年沒唱戲的她,拿出積蓄重新購置了鑼鼓鈸,又趕赴阜新、天山、奈曼多地,四處尋找已經失去聯系多年的幾個老藝人。幾個人再次聚首,他們重新磨合、彩排,終于能上臺演出了,但觀眾卻不多。

    沒有演出費,四處找人花了不少錢,再加上幾個人的吃飯住宿和路費,這讓每個月靠低保金生活的高秀芝吃不消了。很快,高調“重操舊業”的高秀芝,不得不低調收場。

    但她對皮影戲的喜愛,已是深入骨髓。“高興了唱,不高興了也唱,睡覺做夢時都唱。”“有糖尿病,身體不太好,但只要唱上影戲,她立馬就來精神。”與高秀芝結婚18年的老伴趙鳳柱,說起高秀芝對皮影戲的癡迷,感慨道。

    W020200827338776438512.jpg

    高秀芝(右二)與藝人們在公園展演

    為了支持高秀芝,他花1000多元買了副四弦,把年輕時跟著戲班子學來的手藝又撿起來。他拉弦,高秀芝唱影,兩位七旬老人,成為彼此的知音。

    但要演上一出完整好戲,兩個人是不夠的,有拉弦的沒打板的怎么行。于是,高秀芝和老伴兒又在縣內多方尋找同行。總算找到了朱云鵬等老藝人,組建起了至少5人組成的戲班子,但問題又出現了:唱影是口口相傳的技藝,沒有固定的曲譜,幾乎是一個戲班子一個調。又是幾番磨合、多次排練。足夠默契之后,他們利用端午節、“七·一”黨的生日等節假日,到公園演出。

    今年75歲的趙鳳柱最近又學會了新本事,他注冊了快手,買了直播聲卡。沒事兒的時候,他就陪高秀芝到公園里錄上一段,目前已經錄了20多個視頻了。高秀芝說,她倆不是攆時髦當網紅,只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皮影戲。

    采訪中,高秀芝幾次哽咽。“我學唱皮影太不容易了,一心想把它傳承下去。只要有人肯學,我就會毫不保留地教,一不收費,二不怕累。現在看,憑我個人力量是傳不下去了。”她說,新組建的戲班子,成員年齡最小的75歲、最大的78歲,她自出費用還擔著風險。

    在高秀芝48平方米的小家里,裝著大世界、大乾坤。她輕輕地拿出一個又一個珍藏得完好的影人子給我們看:“一戲一世界,現實生活中有的、一部戲里該有的,咱都有,男女老少、文人武將、貓狗花草……”“這咋也有200年了吧,一代代傳下來的。”輕輕摩挲著雕刻精細的驢皮影人子、一本本泛黃的影卷,老兩口不住地贊嘆。

    趙鳳柱說,影卷一共有梅花停、四平山、五鋒會、平西策4部、60多本,全是手抄本。“我文化雖然不高,但再抄一遍不是啥難事兒。”趙鳳柱說,他就當為皮影戲的傳承做一點貢獻。“哪天遇上想學的,唱不了整部戲能唱一段經典片斷也是好的呀!”這是高秀芝現在的心愿,和年輕時學唱皮影一樣執著。

    特約通訊員 胡建華 通訊員 高志鵬

      責任編輯:謝雨廷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zgtlw_0475@163.com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亚洲AV日本AV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