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通遼網

    金英新:老兵·硬漢·局長

    2020-09-23 來源:通遼日報

    醫院病房里,紗布包裹著半張臉的金英新躺在病床上,右眼一陣陣鉆心的疼,密密麻麻的汗珠從額頭上滲出。

    妻子緊握著他的手抽泣著:“戰場上槍林彈雨都毫發無損地回來了,干工作卻丟了一只眼啊!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哭啥?跟那些犧牲的戰友比起來,我能活到今天,就是偏得!”

    扎完點滴的護士紅著眼圈躲了出去,妻子默默地擦去淚水。枕旁的手機里循環播放著他唱的《熱血頌》:“最艱苦的地方,總有著戰士的剛強,勇士的肩頭肩負著多少人心頭的崇仰,誰不知生命的可貴,誰沒有幸福渴望,你默默無聞的足跡寫下不朽篇章……”

    W020200901629761144198.jpg

    金英新(左一)在查看施工現場

    34載的時光過去了,歌聲中,那段鮮活的記憶又在金英新的腦海中翻騰。

    從烽火連天的老山前線,到投身新時期家鄉建設,一名軍人在戰場上鍛造的血性、升華的境界、鑄就的忠誠,早已融入血液。

    出征——為了祖國

    1979年2月17日拂曉,炮火映紅天空,長達近10年的對越自衛反擊戰自此打響。一批批年輕將士喊響“虧了我一個、幸福十億人”的口號奔赴前線,浴血沙場。

    1986年,金英新所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第38集團軍組建特種兵偵察大隊奔赴老山前線。即將復員的他主動請纓,經過層層選拔,他與6名戰友從2000多名戰士中脫穎而出。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臨行前,他奮筆寫下了近40封家書交給戰友。“每月寄1封,幫我向家里報平安。我若回不來,替我看一眼我爹媽。”

    老山被稱為八十年代的“上甘嶺”,其艱難可想而知。金英新隨部隊駐扎在中越邊境兩三公里的地方。這里,夏季氣溫高達40幾度。外邊熱得像蒸籠,陰涼的貓耳洞里卻在滴水。這一熱一濕,戰士們得了關節炎、皮膚病。雨天,戰壕里積水沒過膝蓋,泡的時間長了,很多戰士的腳和膠鞋就粘在一起,一脫鞋,連皮帶肉都撕了下來。

    因為陣地一般都設在制高點上,用水要靠下山背。越軍把路都封鎖了,所以部隊的用水非常困難。最艱難的陣地,一天一人只能分到一茶缸水,僅夠潤潤喉嚨。

    這里的坑道口、貓耳洞甚至每一個稍有特征的地形地物,都在越軍的火控點之中。任何的動靜,包括不慎發出的一點聲響,都會招致越軍的射擊。有的戰士到坑道外解手,稍不留神的響聲都會引來越軍的一發炮彈……

    死神在空中徘徊,在戰場上,死亡是具體的,現實的,血淋淋的。

    一次,金英新和戰友在偵查敵情時,越軍的炮彈向雨點一樣劈頭蓋臉而來,在他們身邊爆炸。緊急關頭,金英新沉著冷靜修復通信后直接報號:“0101,我是金英新,火力組上炮彈。”火力組立即回應,猛烈的炮火把敵軍的火力壓了下去,戰士們才得以安全撤下來。

    在烽火遍地的十五個月里,金英新手握鋼槍、胸掛“光榮彈”,參加過“兩山輪戰”等多次戰斗。

    1987年9月,金英新榮獲偵察大隊特偵一連嘉獎;1987年11月,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他榮立三等功。

    軍功章的分量有多重?那是軍人的至高榮譽,意味著可能要用流血與犧牲才能換來,也意味著收復的一寸寸紅色山河。

    進攻——直面困難

    當硝煙散去,戎馬生涯的光輝歲月戛然而止,但壯士的浩然之氣從未消減。

    1988年4月,抖落一身征塵,回到家鄉的金英新被安置到通遼市政工程處路燈隊工作。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崗位。

    上班第一天,老師傅們就帶著他下去維修。站在12米高的燈桿下,老師傅把腳扣遞給了他。不是當過兵嗎?看看小伙子有多大的本事?

    這是離開軍營后,他的第一個“陣地”,必須攻克!

    不用登高車,12米高的燈桿,他穿上腳扣“嗖嗖嗖”就上去了。幾位老工人立馬豎起大拇指。

    他是戰士,不是孬種。

    當年,在老山前線的500多個日日夜夜,金英新和他的幾個戰友擔負著通信線路檢修任務,越軍為了干擾和破壞我軍的通信線路,常在線桿下布設“地雷陣”。執行檢修任務,他總是打頭陣,第一個匍匐在前。大雨滂沱的老山之夜,戰壕猶如泥潭。全身泥水,眼前迷蒙,肘部爬得血肉模糊,他咬緊牙關,全神貫注,邊摸索邊排雷。“保暢通就是保勝利”,在整個戰爭過程中,他和戰友們共搶修通信線路4000余米。

    妻子于麗靜說,參戰的經歷,他從未提起,大多的故事都是從戰友聚會時聽說。記得他倆談戀愛時,每天晚上,他騎著 “二八大卡”馱著她“軋馬路”。從霍林河大街到東順路,再從東順路到福利路……他邊走邊查看,哪盞路燈不亮了,哪根線路有故障,他一一記下,白天再過來維修。

    小伙子干工作認真盡責,不久被單位派至西安空軍工程大學自動化專業進修,學習回來后,他先后負責團委、黨辦及工會工作。

    2008年,他被調到通遼市園林處任黨總支書記。“他是新來的書記呀?穿的可真土。”“這人咋看咋不像個領導呢?”在工人們的一片疑惑聲中,金英新走進他們中間。

    “你穿的溜光水滑的,往工人堆里一站,自己都感覺別扭。”金英新長得黑,穿的土氣,反倒成了優點,樸實形象一下子跟工人們拉近了距離。

    但靠形象取得群眾的信任,只是表面的。“指揮員沒有過硬的本領,那么在官兵中就沒有話語權。”

    從路燈隊到園林處,他是“新兵”。開會,就像聽天書一樣;走在公園,他認識楊樹、柳樹、松樹。再談其他,一竅不通。怎么辦?

    雖怯而勇,知節知義,從來都是中國軍人最可敬的地方!

    當年,參加軍事訓練,射擊、格斗、通信、偵察等多項軍事技能,他勤學苦練,樣樣精。在同年入伍的新兵里,他第一個入黨。

    如今,他把攻堅克難的意志用在了城市的綠化上。他一股腦地買來20多套園林養護專業書籍,讀書筆記密密麻麻地記了10多萬字。他專心學習園林植物栽植技術和管理方法,不懂之處就虛心向技術人員請教。

    這是啥樹?這是啥花?啥習性?他走到哪兒問到哪兒,工人堆兒里,一呆就是半天。

    幾年下來,他從園林工作的“門外漢”變成了 “行家”。

    突圍——超越榮譽

    2014年,通遼市成功創建國家園林城市。2016年,遼河公園榮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

    榮譽得到不易,超越榮譽更難。

    2017年10月,金英新走馬上任通遼市園林管理局局長。

    “園林工作不能光坐在屋里聽匯報,要親眼見到、親手摸到。”走上“一把手”崗位后,他的職務變了,可凡事走在前、干在先、當表率的作風沒有改變。

    離開部隊這么多年,他終保持著部隊的作息時間規律。無論冬夏,每天五點起床,金英新都要去工地上轉一轉,雷打不動。上班后處理完事務,他就下基層。人民公園,遼河公園,西拉木倫公園,老城區兩個綠化隊,新城區的兩個園林所、廣場辦公室,還有五個苗圃,17個下屬單位一天轉不過來。

    這個地方的樹又死了,化驗一下土質;那個地方應該修個小甬道,老百姓走路就方便了;這棵大樹修一圈木質花壇,市民可以歇腳乘涼……不少問題就是這樣被發現。

    夏天,因為紫外線過敏,他每天戴個大草帽四處轉悠,“草帽局長”因此而得名。常年腳蹬一雙軍板鞋,這是他當兵以后的習慣。在工地,工人們常說這樣一句話,金局長是園林專家,懂的多,還沒架子。

    近三年來,通遼市的園林綠化,無論是公園、廣場、街路,每年都有新的亮點呈現,管護、養護、新建的綠化成果不斷顯現,城市人居環境得到了不斷改善。

    通遼市園林局負責的公園廣場、體育設施場地近百塊,全部免費向市民開放,此舉在推進全民健身方面做出了突出貢獻。2018年,通遼市園林管理局被評為“全國體育工作先進單位”。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園林綠化工作任務非常繁重,除日常養護外,中心城區綠化工程項目又有幾十項,同時,還負擔承建機場公園、機場廣場、遼河濕地公園、新世紀大橋綠化、濱河公園等13個綠化建設項目。時間緊,任務重。在遼河濕地公園的建設中,他“排兵布陣”,32萬平方米的綠化任務,栽植苗木78000余株,他劃分9支隊伍,僅用20天“攻下”陣地。

    園林綠化工作看似簡單,實則不易。一年四季,種花栽樹、剪枝除草、澆水施肥等工作比較繁瑣而且工作時間性強,例如,春季是種花栽樹的大忙季節,有時一次購進上千棵樹苗,有時購進幾萬盆花卉,要在一兩天或更短的時間全部栽種完畢。要保證它們的成活率,在栽種的過程中都有一定的講究。

    只要有時間,金英新就會到街上走走,到廣場看一看。時間長了,一些社區綠化的問題也來找他咨詢,一些老舊小區的樹生蟲子了,也給他打電話……

    32年來,他奔波在大街小巷,從一臉稚氣到滿面滄桑,一腔熱血從未退卻溫度。

    在基層,說起金英新,同事們都能講上一兩個小故事。有一次,建委臨時通知開會,正在工地上的金英新頭戴草帽、身穿勞動服,匆匆趕到了建委,門口的保安員把他攔下來,“你找誰呀?登記登記”。任憑金英新再三解釋,保安員就是不開面……坐在車里的司機小高遠遠看到這一幕,笑出了眼淚。

    還有一次,金英新去下屬單位,一進大門,一個女孩迎了上來。“師傅,過來過來,您是修鎖的吧?剛才是我打電話找的你。”引得在場同事哄堂大笑。原來辦公室新來的女孩誤認為金英新是她找來的修鎖師傅。

    一頂大草帽,一身運動服,腳蹬軍板鞋,這副“打扮”,難怪新來的同事誤會。

    生活中的金英新異常簡樸,工作中亦是如此。

    作為園林局的“一把手”,每年他經手的維護資金多達數千萬元,他從未出過任何差錯。他說,園林部門是花錢單位,不是營利單位,花錢要花的得體,要精打細算,每一筆支出要層層審批。大到園林機具藥品公開采購,小到辦公用品的購買……他建立健全了17項管理制度,有效地避免浪費做到開源節流。

    同事小高說,局長出差在外,對吃住從不講究,怎么節儉就怎么來。每到一個城市,他對園林規劃特別感興趣,品頭論足,津津樂道。

    他還習慣于去烈士紀念碑前走走,站在先烈們的墓碑前,尋找共產黨人為何奮斗、為誰犧牲的答案,聆聽那些從未走遠的偉大心靈的回響。

    清廉簡樸在老兵身上真正是一種本色,這種本色包含一名軍人對黨的事業的摯愛與忠誠。

    敬禮——向著人民

    一朝入伍,便軍魂入骨。老兵脫下的是軍裝,脫不下的是“向前沖鋒”的英勇氣,是“為人民服務”的錚錚誓言。

    在市政工程處任工會主席期間,每個職工的家庭生活情況,金英新了如指掌。有職工因病做手術,他像家屬一樣守在手術室門口;剛調到通遼市園林處,得知一位職工去世,留下下崗的妻子和正在上學的孩子。于是,逢年過節他就自掏腰包送去慰問金,直到孩子畢業,家庭情況好轉。

    在他居住的小區里,他非常有“人緣”。誰家老人上下樓不便,他遇上了,都會攙一把;誰家老人拎重物,他都會幫著拎上樓……有人點贊,有人嗤之。“一個大局長咋這么雞毛蒜皮?”其實,在他的心里,幫助鄰居,幫助群眾解決困難,也是為人民做事。

    2020年新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迅速在全國各地蔓延。除夕夜,通遼首例患者確診。大年初一天剛亮,金英新就迅速召開緊急會議。會上,他帶領班子成員以最快的速度制定應急預案,成立以他為組長的“黨員先鋒隊”。

    那些日子,同事們眼里的金英新像一只旋轉的陀螺。

    從大年初二開始,他帶領“黨員先鋒隊”封閉了主城區西拉木倫公園的動物區與游樂場,勸導疏散聚集群眾上千人次。在疫情防控的攻堅階段,他一面組織人員對相關場所進行消殺處理,一面安排今年的育苗生產任務。

    清晨去,夜半歸。回到家,沙發上一靠就睡著了。妻子看著心疼,勸他歇歇。

    “指揮員要帶出一支能打仗、打勝仗的隊伍,個人務必沖鋒在前。你不做出個樣兒來,誰還跟你一起并肩戰斗?”他反問。

    2020年7月4日是休息日。上午,金英新前往遼河公園內的薰衣草花田查看補植的情況,當日下午,主城區暴雨如注,路面積水越來越深,他開始擔心正在施工中的濱河帶狀公園土建工程安全情況。

    雨漸漸小了,他急忙聯系西拉木倫公園主任郭雪楠趕赴施工現場。正在建設中的濱河帶狀公園全長7000多米,是利用樹蔭和綠道組成的休閑場所,也是通遼的一項便民惠民工程。

    金英新冒雨現場一段段查看。當日,街面積水很深,綠化帶里更是泥濘不堪。突然,他腳下一滑,重重的摔倒后,地上的異物自右側臉頰穿入右眼。頓時,鮮血噴涌而出……

    被立即送往醫院后,金英新先后接受了右面頰貫穿傷縫合和右眼球及周邊組織修復兩次手術,手術持續到次日凌晨。右眼終因傷勢過重導致永久性失明。被異物刺傷僅差幾毫米就傷及腦組織,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推出手術室后,醫生無比感慨:“我從來沒見過這么有‘鋼’的人。縫眼球之痛,勝過萬箭穿心,常人難以忍受,多少個大老爺們都選擇放棄治療。他疼的滿頭大汗,硬是一聲不吭。”

    “老公,我敬你是一條漢子!”妻子聞聽痛哭。

    “只要活著,一樣干工作,沒啥大不了的!”咬鐵嚼鋼的漢子,依然豪邁。

    五十六載的人生歲月,金英新并不是生活在真空。他與每個人一樣,置身著復雜變幻的社會,見識過形形色色的人生,經歷過得與失的種種考驗。可是他始終牢記,34年前,站在鐮刀錘頭的旗幟下立下誓言,成為他畢生的踐約。

    為祖國的和平而戰,為人民生活的安寧與美好而戰,永遠是一個軍人最崇高的使命。戰場上如此,和平時期亦如此,老兵自有老兵的人生!

    記者 康桂君


      責任編輯:謝雨廷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zgtlw_0475@163.com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亚洲AV日本AV在线看